杂志首页 | 第1期 | 第2期 | 第3期 | 第4期 | 第5期 | 第6期 | 第7期 | 第8期 | 第9期 | 第10期 | 第11期 | 第12期 | 第13期 | 第14期
棋谱仓库VIP会员+弈天黄金会员120元
注意:二合一卡为充值卡≠用户名,需要在弈天客户端和本站棋谱仓库分别登陆后充值
首页 | 棋谱仓库 | 棋谱下载 | 动态棋盘 | 象棋赛事 | 象棋新闻 | 象棋视频 | 象棋图片 | 等级分表 | 棋手资料 | 东萍商城 | 直播室
-=> 公告信息
-=>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东萍商城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 第二期
-=> 本期文章
侠客断剑铁汉胆,铁马失蹄卧龙居
贪吃一象酿苦果
求胜!与庄生晓梦一战
中炮过河车进七兵对屏风马弃马局(2)
锵锵三人行之华山斗剑(一)
涵弈专栏 — 人脑与人机的抗争
驱车边陲奇招现,光明一刀终斩麻
任云排局专栏 —“东萍”字形局
网络实战开局分析(一)
网络实战中残局欣赏
网络实战攻杀妙手
弈天封神榜
沁园春★吕钦十捧五羊杯
棋缘猜想
华山红叶红如火
弈天棋缘擂台相关制度简介
静静地对弈
桐邱茶馆彩棋拾趣
单车例胜马双士
剑月轩回忆录 — 宝剑与战士(下)
妙手屠8段,更近华山一步
将帅之星擂台赛
老胡聊发少年狂,弃子夺势凯歌奏
下象棋
乐极生悲(市井小说)
回忆在剑月之前 — 水中的江湖岁月
棋路思
青梅煮酒论英雄
屏风马当头炮演义
平原游弋九阴爪;悬崖格斗天霸拳
棋中棋以棋会棋友 赛里赛因赛倾赛情
天下太平弈天诗集
长江原是后浪嘀,我已经退出江湖了
艺苑撷英 — 带你畅游网络象棋世界
本期制作人员
弈天人机铭
棋理探讨 — 论“势”
象棋家园论坛发表对局棋谱的方法
有奖征答排局《三进山城》答案
弘扬中华国粹,高校任重道远
弈的天空:在岁末前夕涂鸦
玉门关一战自评
《棋舞风尘》之小卫之死(一)
-=> 快速链接
【诗情画弈】《棋舞风尘》之小卫之死(一)                 ◇文『等待戈多』

《棋舞风尘》之小卫之死(一)

[ 作者:等待戈多 | 更新时间:2004-04-22 | 浏览次数:18068次 ]


                                       一
 
    前天,我刚从S市回来的时候,棋友游娱为我接风洗尘,他先是玩世不恭地开涮了几位因
金钱和美女“双规”的干部,而后喝了口酒一阵沉默。我知道,他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告诉
我,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故作轻松说道。他叹了口气,迟早你会知道
的,告诉你吧,卫国粹一个月前自杀了。我双手战栗,一股凉气从脚底直抵心脏,虽然卫国粹
之死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我仍无法接受事实,毕竟在他心中,我是他唯一的朋友。

    认识卫国粹的时候,那还是多年前的事了,那是一个睛天,金色的阳光如同美酒。棋摊的
棋盘愈发深沉了。我当时还是一个学生,那是下午没有课,便兴冲冲直奔棋摊。棋摊的老板姓
张,年纪六十开外,常跟我侃大山,吹嘘年轻时闯荡江湖的一些轶事。

    棋摊上已经坐满了人,有几对激战正酣,惟一一个空位,有几位常客在旁边指点江山,评
论几局棋的得失,“别喂,夏海,介绍一个人和你玩几盘”。绰号“教授”的游娱向我招呼。
游娱是个狡猾的棋迷,他常常隐藏自己的“功力”,故意评一些臭棋,而不了解他的当局者或
旁观者如果和他下彩棋,很快就“上钩”了。你第一次和他下,如果是本地人他还多输几局给
你,如果是过路客,他就毫不留情挥刀了。遇到知根知底的高手,他总是讲条件,什么让马或
者三先之类,凭他的棋力,本市也没人让他三先了,所以要赢他的钱,真是难如登天。

    游娱起身让座,我也不讲客套坐下。我十七岁就获得本市个人赛第五名,而后每年比赛都
必定闯进前五名,在本市也算是名手了。再加上本市高手中我的年龄最小,又从不仗“势”欺
人,所以还受棋迷的青睐。就在我坐下之际,对面也有一位小伙子坐了下来。

    绰号“美国炮”的棋友在我耳边轻语,他说对面的小伙子是个“羊子”,“羊子”是本地
口语,相当于南方的“大水鱼”之意,意思是棋力比自己低的“送钱的人”。“美国炮”真名
为冷弈,因为先手必走过宫炮,故被棋迷称其为“美国炮”。据说在一位老大师——还是第一
批国家大师呢,来本市不适应他的棋路,连输五局!后来我同那位大师下彩棋,下了一夜多输
了三局,才明白大师开始准备“放水”给他的,谁知故意输了两局后,竟收不住了。特别是冷
弈运用了邬正伟赢李望祥的炮六退二的变化——嘿嘿,这个变化还是本人告诉他的呢。

    我仔细打量对面的小伙子,竟然发现有点熟悉,只是一时记不起来而已。卫国粹那天穿
着一件蓝色夹克,短平头,眼光盯在移动的棋子上,固定不动——他也许根本没有看棋。他那
双固定的眼睛不像人世上一切人的眼睛。在这悲伤、沉静的瞳孔里,有我无法描绘的事物存
在;这眼神充满了幻灭的希望所留下的安宁;抑或是对另一种境遇的悲剧所接受。要了解这样
的眼光,你可以去看一颗天际的流星。

    “怎么下?”我把教科书放在双膝上,以上手的势态冷冷地望着他。
    卫国粹依然看着移动的棋子“一元钱,行吗?”他的声音轻得使我相信没有第三个人能听
得见。
    “一元?五元吧,让你三先”我大声说道,按棋力,我估计可以让他一马。
    卫国粹的脸顿时通红,他的目光依然固定在旁边的棋局里,“分先,一元”,他仍然轻轻
说道。

    在一旁跃跃欲试的“教授”游娱说道:“他和任何人下棋都是一元。你不下,让我来吧”
“美国炮”冷弈也摩拳擦掌,“反正也是闲着,你不下,我亲自出马了,哈哈。”我忍俊不
禁,“刚才你们怎么不和他下,我一来就抢啊,别激我,我同时和你们三个人下吧。”

    这时旁边的“英国炮”何书祺和“铁头”吴悔已经下完棋,也凑过脑袋看热闹。 
    这“英国炮”何书祺因为先手总走过宫炮和金钩炮,所以棋友给了这么一个绰号。他和美
国炮的棋力不分伯仲,是一对欢喜冤家,“铁头”因为任何人他都敢下彩棋,而且又对象棋十
分投入,因此被人称为“铁头”。

    旁观的“美国炮”冷弈一看“英国炮“何书祺有空档,立刻坐在他对面,俩人默契的恶斗
起来。
    这边,我也和卫国粹拼杀起来。小卫先手摆一中炮,我跳右马,准备走擅长的反宫马或单
提马。小卫想了几分钟,挺兵制马,我一笑,这小子还有点心计,想避开我的“熟套”。我也
进七卒,这样形成了中炮对屏风马的常见阵式,他没有进车过河,我也没有走激烈的双炮过
河,而是飞了右象,想拉长战线,“折磨”一下对手。没想到他竟然平了步边炮,这一布局知
道的人并不多,红方是略持先手的。

    我也开出右车,他出车我便进炮封锁。可惜,小卫下了步软着,补了着仕,让我炮打兵先
手窥“闷宫”,兑车之后,又进左炮压缩空间,就在先手在握之际,我一边看一旁恶斗过宫炮
的棋局,一边和小卫下棋,没想到走了步恶手,痛失一炮,于是,我开始认真思考起来,审视
局面,发现双方无车棋中,我虽少了一子,但多两卒,子力位置也好一点,当然,如果红方和
我棋力相当的话,我必败无疑,好在对手残棋功夫不佳,我一炮双马全力向对方阵势攻击,小
卫却放松警惕,还在谋我的卒,我马奔卧槽,借势抽吃夺回一子。以马炮卒与马炮双兵的残棋
较量中,由于我是中卒,所以逼他炮回家防守。在左腾右闪中,我消灭了他一个兵。而后在马
炮卒与马炮兵的角逐中,他的兵被迫换象。最后形成了马炮卒双士对马炮士象全的局面。但我
的卧槽马已经把他的帅请了上来,卒也逼近九宫,最后又抽去一仕,走了十余回合,又擒得一
马,他终于认负。

    第二局他坚持让我持红棋,没走二十个回合,我便取得胜利。小卫递给我二元钱,腼腆一
笑,“你的棋果然厉害,改天再向你讨教。”说完,他走进了斜对面的公共厕所去了。后来我
才知道,小卫在环卫所上班,他的工作是开拖拉机装垃圾,他就住在公共厕所里。
    棋摊就在公共厕所斜对面,紧挨着车站,可惜的是,这座城市流动人口并不不多,搭车的
过路客喜欢象棋的又太少,所以棋摊每天总是那几个人在聊天、下棋。

                                  (未完,待续)

[ 作者:等待戈多 | 更新时间:2004-04-22 | 浏览次数:18068次 ]


杂志首发文章版权归 等待戈多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共同拥有
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文章出处为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或 http://www.dpxq.com 均可]

-=> 杂志镜像:镜像一
-=> 版权信息 [网站地图 联系QQ:88081492 QQ群:75115383 淘宝:hldcg 电话:13898991761 微博=微信公众号:东萍象棋网 银行汇款卡号]
本站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和东萍象棋网共同拥有,文章可自由转载,特别声明的除外,转载文章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中国象棋专业网站 Copyright 2004 东萍象棋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 辽ICP备110098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