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第1期 | 第2期 | 第3期 | 第4期 | 第5期 | 第6期 | 第7期 | 第8期 | 第9期 | 第10期 | 第11期 | 第12期 | 第13期 | 第14期
棋谱仓库VIP会员+弈天黄金会员120元
注意:二合一卡为充值卡≠用户名,需要在弈天客户端和本站棋谱仓库分别登陆后充值
首页 | 棋谱仓库 | 棋谱下载 | 动态棋盘 | 象棋赛事 | 象棋新闻 | 象棋视频 | 象棋图片 | 等级分表 | 棋手资料 | 东萍商城 | 直播室
-=> 公告信息
-=>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东萍商城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 第四期
-=> 本期文章
世家日记-网录象棋世家升甲历程
奉天城初遇“雷神”
锵锵三人行之华山斗剑(四)
锵锵三人行之华山斗剑(五)
年少天帝折至尊,仙人路上铸佳局
象甲联赛-吉林王跃飞先胜广东黄海林
神龙剑出意飞扬,庭院飘雪无缘冠
弈甲冠军(大飞虎军团)一则精彩对局
飓风一役楚水寒,鸳鸯双炮踏歌行
调虎离山,弃子成杀
任云排局专栏
网络实战开局分析(三)
网络实战中残局欣赏
网络实战攻杀妙手
炮高兵单缺士例胜士象全
车炮妙用之海底捞月(二)
人机博弈华山之巅
笑话
象棋史话(一)
棋缘猜想
联赛随笔
流金岁月·十年永恒
雪压梅梢
我的学棋之路(6、良师益友)
难得一盘棋
中象神洲棋社之风云别传
杀人成性自选词四首
诗奉弈天联赛(天下太平)
我的棋友老蔡
哑巴不哑
我与拉登下了盘棋
所有(又名:星星相衔香满路)
棋缘
棋梦
同床的棋友
棋局
我是一个棋迷
弈天赋
象棋哲学论
本期制作人员
第一次下彩棋
滴血的名局
谜语
秀才也疯狂
象棋随笔
象棋没落谁之过?
那一剑风情
棋舞风尘之小卫之死(三)
-=> 快速链接
【诗情画弈】棋舞风尘之小卫之死(三)                   ◇文『等待戈多』

棋舞风尘之小卫之死(三)

[ 作者:等待戈多 | 更新时间:2004-09-09 | 浏览次数:14879次 ]


    卫国粹的父亲卫解放是一位退伍军人,喜欢听京剧、拉二胡,在部队是文艺骨干,象棋比
赛也获过奖。

    然而卫国粹既不喜欢京剧,也不喜欢二胡,对象棋也只是看看,这令卫解放大失所望。在
部队学的手艺,儿子一点也不“感冒”,难道老子带进棺材里面去。

    卫国粹是他的小儿子,大儿子卫东考取了北方的一所名校,听说学的是哲学;二儿子卫平
考取了一所军事院校,毕业之后就是军官了。惟独小儿子初中毕业就辍学,整日坐在自己的卧
室发呆。每当看到小儿子卫国粹发呆,卫解放就长叹一声,一言不发摔门而去。

    卫解放退伍之后依然回到了乡村,本来他有机会留在城里,但他把机会给了弟弟卫文革。
卫文革比卫解放小17岁,高中毕业后闲在家里。卫文革不像他哥木讷忠厚,一张嘴油滑无比,
甜而不腻的语言仿佛是一串机关枪子弹,从他嘴里蹦出来,令你防不胜防、无从招架。

    卫解放的选择确实目光独到。他虽放弃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但成就了身体虚弱,手无
缚鸡之力的弟弟。他深深知道自己的性格在部队也许是优点,到地方上是很难立足的,特别是
机关里。

    卫解放骑着单车向城里扑去,因为昨夜他又看见卫国粹坐在卧室发呆;忽然他想起了自己
的亲弟弟,如果让卫国粹去城里做点事,也许会改变一下儿子的性格。改变了一个人的性格,
也就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

    卫文革现在已经是市档案局的副局长了,踌躇满志的他正在书房看《曾国藩家书》,因为
他认为这本书和《资治通鉴》一样,是为官者(也许只对中国有效)必读的书籍。

    “爸,大伯来了”长子卫民喊道。“哟,大哥来了”卫文革连忙起身迎接。
    “弟媳不在家?”卫解放发现饭厅的碗筷凌乱,问道。
    “哦,她带着卫涛回娘家了”卫文革知道大哥为什么有此问,尴尬地一笑。

    第二天,卫国粹就到城里工作了。当然,他先是到一家面粉厂做临时工,住也住在厂里,
他实在不愿意住在叔叔家,去看婶婶的眼色。

    卫国粹在面粉厂上了三个月班的时候,就认识了一个朋友和邂逅了一个朋友。新认识的朋
友叫刘洋,是面粉厂的会计,这个年龄、性格和他相仿的小伙子,是在教育局自考办认识的,
本来俩人就面熟,竟然邂逅在自考办,就有共同语言了,于是乎,一来二往顺理成章成了好朋
友。

    另外邂逅的朋友是位女孩子,她和卫国粹同一个村子,他们既是同学又是乡亲,不知是否
可用“青梅竹马”一词了。渴望与女孩接近,这对身体健康的男孩来说,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情。当然,如果环境置换,在大众广庭场合,卫国粹依旧盯着他的鼻子,即使有美女从身边掠
过。

    多年后,也就是卫国粹独居在公共厕所里面之时,那女孩依旧探望过他。你应该挪个窝
了,女孩每次见面都那么说。卫国粹说自己都习惯了,再说,上厕所多“方便”啊。女孩“扑
哧”一笑,如果你真这么乐观就好了。卫国粹说只要你在身边,我就永远乐观。听到这句话,
女孩身体翩然转侧,仿佛掩饰什么。而卫国粹分明看到女孩脸颊的红晕,说这红晕象苹果,苹
果哪有这样灵活?说象霞彩,霞彩又哪有这样凝炼?

    唉,这种时光毕竟不能定格,不能凝固,但它的甜蜜永远储存在内心深处。当卫国粹抵挡
不住寂寞时,便可“反刍”回来,时光倒流,一股暖流穿透他的一生。

    这位令卫国粹怦然心动的女孩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季桦,她是卫国粹一生中最为怀念的
女子。直到卫国粹临死之前,她的笑靥还在脑海浮动。后来,季桦做了刘洋的妻子,卫国粹懊
悔自己无意中当了月下老人,以至于彻底失去了季桦。

    就在卫国粹在面粉厂上班的最后一个夏天,市里举行了一次象棋大赛。那是市里第一次采
用瑞士积分编排——以前都是小组赛,同时,也是第一次由非官方出面举办的——以前总是总
工会每年举办一次。而从那年开始,官方就很少举办了。

    卫国粹知道消息当然不会放过一次观摩的机会,他太喜欢看棋了,虽然那时很少动手实战
一番。

    赛场依旧设在总工会里。二楼租了出去,原来的图书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麻将馆。麻
将馆里许多中老年人在搓麻将,依稀有几个年轻人也加入战斗,弘扬国粹。麻将馆隔壁的一间
房是棋社,棋社和麻将馆的老板是同一个人。这次象棋比赛就是老板赞助的,其用意在借此次
比赛,提高棋社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带来更多的客源。果然,大赛之后,许多棋手都去了隔壁
的麻将馆,去弘扬另外一个国粹了。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又是一个夏天,静寂的热气在大地上蒸腾,闪着光,闲散而轻柔地晃动着,宛若在溪里游
动着的鱼。卫国粹在赛场踱步,蓦然,他的眼光一亮,他发现了竟然还有女孩子参加比赛。他
急忙赶了过去观看。那女孩穿了身淡绿色的衫裙;那衫子大概是夹的,所以很能显示上半身较
凸部分。在她的刚剪短的黑发上,箍了一条鹅黄色的软缎带;这黑光中间的一道浅色,恰和下
面粉光中间的一点血红的嘴唇,成了对照。她的衫子长及腰际,她的裙子垂到膝弯下二寸光
景。浑圆的柔若无骨的小腿,颇细的伶俐的脚踝,不大不小的踏在寸半高跟黄皮鞋上平背的
脚,——即使你不再看她肥大的臀部和细软的腰肢,也够想象到她肌肉是发展的如何匀称了。

    就在卫国粹一边欣赏美女一边欣赏棋局之时,有人敲了下他的头,喝道:“专心看棋!”
卫国粹火冒三丈,男不摸头,女不摸腰,他最忌讳别人碰他的头了。卫国粹怒目圆睁,回过头
去,顿时怒气烟消云散,连忙惊讶道:您怎么也来了?

                                    (未完待续)

[ 作者:等待戈多 | 更新时间:2004-09-09 | 浏览次数:14879次 ]


杂志首发文章版权归 等待戈多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共同拥有
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文章出处为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或 http://www.dpxq.com 均可]

-=> 杂志镜像:镜像一
-=> 版权信息 [网站地图 联系QQ:88081492 QQ群:75115383 淘宝:hldcg 电话:13898991761 微博=微信公众号:东萍象棋网 银行汇款卡号]
本站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和东萍象棋网共同拥有,文章可自由转载,特别声明的除外,转载文章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中国象棋专业网站 Copyright 2004 东萍象棋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 辽ICP备110098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