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第1期 | 第2期 | 第3期 | 第4期 | 第5期 | 第6期 | 第7期 | 第8期 | 第9期 | 第10期 | 第11期 | 第12期 | 第13期 | 第14期
棋谱仓库VIP会员+弈天黄金会员120元
注意:二合一卡为充值卡≠用户名,需要在弈天客户端和本站棋谱仓库分别登陆后充值
首页 | 棋谱仓库 | 棋谱下载 | 动态棋盘 | 象棋赛事 | 象棋新闻 | 象棋视频 | 棋缘论坛 | 竞猜中心 | 棋手资料 | 东萍商城 | 直播室
-=> 公告信息
-=>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东萍商城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 第三期
-=> 本期文章
网络实战攻杀妙手
象棋史话——哭棋神童
象棋之“象”字起源初探
瓦镇棋王
谜语
文心的故事
侠逊故乡行
《棋舞风尘》之小卫之死(二)
草船借箭的一场闪电战
锵锵三人行之华山斗剑(三)
棋 乡
华山仙踪
理想与现实的随感随想
网络实战中残局欣赏
好梦成真
天尊对抗,激情碰撞
笑话
问世间棋为何物
品味弈天
任云排局专栏
十帮赛一盘棋点评
迟到的“炮”
Xie Xie 人机合一的自言自语
象甲联赛特别报道(沈黑之战)
从莎玫的出走看社团管理
一波三折象甲赛,力挽狂澜建奇功
楚汉风云
青春路象棋情之暂露头角
网络实战开局分析(二)
棋的境界
浣纱荡尽英雄志,美人一笑就出刀
我最难忘的一次比赛
象棋之大话西游版(爆笑)
锵锵三人行之华山斗剑(二)
低头“车”
平地一声雷,激起桃花万层浪!
棋手乐乐的声色世界
车炮妙用之海底捞月(一)
杀人成性七律自选集
棋缘猜想
棋 魂
画乡“弈”事
流逝
棋 手
一场弃子与反弃子的对攻战
马炮士象全例胜马士象全
本期制作人员
棋 神
-=> 快速链接
【茶馆夜话】棋 神                        ◇文『雅乐净土★傲兰』

棋 神

[ 作者:雅乐净土★傲兰 | 更新时间:2003-04-14 | 浏览次数:20286次 ]


    “箭在舞,如风中断弦,岂甘沉沦之道?”
    “那一席话,不再如凤凰涅槃,悔得我肝肠寸断!”

                          棋    神

    中游棋国万人空巷,俱涌往论坛山,一睹中游棋国两大高手的决战!
    这一战的胜者不但可获中游棋国第一高手的殊荣,亦可成为万人之上的棋国之帝!

    棋圣一身白衣立于崖边,如岳峙渊停,一袭白衣在山风中猎猎而鼓,手中的翡翠棋盘不时
的转来转去,显得洒脱而又闲瑕。
    棋神肃杀如冰的盘坐在地,一头长发随风乱丝盖于脸上,让别人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
    棋圣挂着优雅的微笑踱步向前,将棋盘放在棋神面前道:“魔、尊、神、圣,俱为中游棋
国四大顶尖高手,但如今棋尊失踪多年,棋魔被你我联手歼灭,看来今日棋帝之位花落谁家,
将呼之欲出啦。”
    棋神淡淡一眨眼:“请赐教!”

    棋魔狂笑:“老夫在四大高手中排名第一,岂是浪得虚名?两个小辈还不投子认输?”
    棋圣汗落如雨,他委实想不到合他与棋神两人之智,居然 不是棋魔的对手。他悲哀的叹
口气,正准备扣投子认负时,棋神忽然一着妙手下出,如石破天惊,胜负之势陡然逆转!
    棋魔失声道:“玄天妙手?你,你,你看过《九天玄女谱》?”
    棋神缓缓点头。
    棋魔面如死灰,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那棋谱早失传了几百年了,你不可能看到
的,不,不!”
    棋圣长吁一口气,冷冷道:“棋魔,你输了。按你的规矩,负者嚼舌。”
    棋魔惨然一笑,口中发出一声怪响,一丝血迹从唇边渗出,人也慢慢倒在地上。
    棋圣向棋神长揖倒地,恭声道:“多谢棋神君为中游棋国除此败类。”
    棋神忙伸手扶住棋圣,“此人仗艺欺人,中游棋国死于他棋下的不下百人,今日能与棋圣
兄联手除恶,在下倍感荣幸!”
    棋圣微笑道:“自从棋帝驾崩,中游棋国一直无君,为此,三日后在论坛山举行以棋夺帝
之战,不知棋神兄可有耳闻?”
    棋神正容道:“在下正欲前往。”
    棋圣面露一丝失望之色,强笑道:“神君既已习得《九天玄女谱》,此去夺帝如探囊取
物。”
    “哈哈哈哈~~”,棋神仰天大笑,“玄女谱之事在下只是听闻,并未习得,适才不过顺水
推舟。”
    棋圣“哦”了一声沉默良久,萧然道:“小弟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棋神正色道:“你我虽萍水相逢,但经此生死关头联手除恶,可称肝胆相照,圣兄有话但
说无防。”
    棋圣浅浅一笑,问:“神君对弈之道可称当世无双,但不知治国之道可曾涉猎?”
    棋神愕然:“治国之道?中游棋国之帝历来以棋力卓绝者任之,棋道既国道,何来分而为
二之说?”
    棋圣摇头道:“非也!君不见中游棋国自建国以来,国内子民均好勇斗狠,对弈之时以命
相搏司空见惯,从无章法尺度,而为君者却视而不见,有违圣道,所谓政在人,取人之身,修
身之道,修道以仁。仁者,人也,亲亲为大。义者,宜也,尊贤为大。若普施仁政,令子民皆
通修身,将对弈化为戏,且施以组织管束,则棋魔之流不复有立足之地。”
    棋神黯然不语。
    棋圣又揖倒地:“而今中游棋国不可无君,为君者若不能施以仁政,那么为弈而殁者必不
绝于世!在下为苍生请命,不知神君有应否?”
    棋神忙扶住棋圣,“但能为圣兄效劳,在下在所不辞!”
    棋圣凛然道:“小弟不才,但自信能将中游棋国战乱消弥,只望神君能在三日后论坛山之
战助小弟一臂之力,登上帝位!”
    棋神长叹一声:“弟一介棋夫,平生只知痴于棋道,于治国之道实孤陋寡闻,如井底之
蛙,闻圣兄之言,如醍醐灌顶,虽新奇古奥,然自觉字字珠玑,句句铿锵,真有胜读圣贤之
感。以兄之德行,弟无法可望项背,焉也与圣兄一较短长?三日后论坛一战,必鼎力相助!”

    白云悠悠,苍天如洗。清风吹拂下的论坛山沐浴上一片瑶池气息。满山的芳草芜杂而又深
碧,映得山中野梨花直叹春已了。
    一鹤断岸高舞,唳声漂缈而又朦胧,似乎要冲淡神、圣二人的棋局杀伐之气。
    棋圣始终挂着优雅的笑容缓缓落子,一举手一投足,无不带着一种寂寞的贵族气息。
    棋神乱发纷纷,运子如飞。
    围观者不时为两人的妙手迭出时惊时赞。
    时间仿佛带着醉意般的落在幽深的夕阳里。
    一盏盏孔明灯刚送走天边最后一抹虹霓,又迎来了手舞足蹈的一轮新月。

    棋神忽然推枰起身,淡淡的道:“我输了!棋到极顶君为峰,在下自叹弗如。”
    棋圣尚未开口,人群中忽传来一个声音:“这是怎么回事?这一棋明明棋神快蠃了呀?”
    棋圣长身而起,在棋盘上略一比划,“那个朋友说的对,神君若下这一手,那小弟必回天
乏术。”
    棋神轻轻长叹,众人立感一阵怆然的萧索之意。这一叹好久好久,棋神仿佛要把一生的委
屈都叹出!棋神淡淡道:“当局者迷!如今既已被圣兄点破迷津,在下何有面目再续弈?此役
天地为证,日月共赏,棋神之号,从此绝迹中游棋国。”
    话落转身即行,瞬间消失在北斗七星的帷幕下,只留下一天一地的惋惜 ……

    闪耀着阳光和树影的涟漪中,一叶小舟随风轻摆。枫林被秋露霜得微呈血色,泌得江面上
的斑驳亦透出鲜艳的残妆。
    一渺目老叟似乎没有沉浸在如画的江景中,只是定定的看着江面上的那一叶孤舟,看着孤
舟上一袭黑衣的青年人。
    青年人并没察觉有人注视他,依然手执书卷,旁若无人的吟颂:“考槃在江,硕人之宽。
独寐寤言,永失弗谖!考槃在阿,硕人之贤。独寐寤歌,永失弗过 ……”
    老叟细咀良久,皱眉摇头,朗声道:“旧曲重歌倾别洒,风露泣花枝。小老儿奔波以久,
不知阁下能赐杯解渴之茗吗?”
    青年人微带愠怒的回过头去,老叟拱手道:“打扰阁下雅兴,望见谅!”
    青年人无奈苦笑一下,将舟撑到岸边,沏杯茶递给老叟道:“晚生游居在外,无佳酿待
客,清茶一杯,请勿介意。”
    老叟微笑接过:“小老儿为中游棋国一商人,只因兵荒马乱,小老儿不幸与家人走散,敢
问阁下此为何地?”
    “此为基地城市,”青年人疑问道:“中游棋国兵荒马乱?此话从何谈起?”
    老叟冷笑道:“现今中游棋国民不聊生,各路诸候纷纷起义,已是烽火连天,阁下居住之
地并非世外桃源,难道阁下不知?”
    青年人面现茫然之色,喃喃道:“中游棋国民不聊生,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青年人的表情落入老叟眼中,老叟面露一丝喜色道:“小老儿此行除为躲避兵灾,也正欲
到贵国寻找一人,不知……”
    青年人顺口问:“找谁?”
    老叟面目凝重,一只独目精光毕现,清晰的吐出两个字:“棋神!”
    青年人心中一动,马上又不动声色的道:“蜗居就在前方,若老丈不嫌寒陋,莫若让晚生
略备薄酒,替远客稍洗风尘。”
    老叟欣然应允。
 
    酒过三巡,老叟指着墙一所挂棋盘道:“不想阁下也是同道中人,小老儿请教一局如
何?”
    “不急!”青年人淡淡道:“晚生虽长居基地城市,但双亲俱扎根中游棋国,听老丈适才
所言,中游棋国战祸纷扰,晚生愿闻其详!”
    “唉~~”老叟长叹一声,娓娓而谈:“自从一年前棋帝驾崩,神、圣决战论坛山上,棋神
惜败,棋圣登基之后,中游棋国倒也太平了三、五个月。谁知风云突变,棋圣机缘巧合,寻到
了传说中的《九天玄女棋谱》,修炼之后即大肆挑战邻边的联众世界、弈天、方舟等国的高
手,然后开始屠戮本国高手,并订下一棋规,输者需当面先杀自己父母妻儿,再自戕性命,比
之当年棋魔之恶,有过之而无不及!”

    青年人痛苦的搓了一下头发道:“哦天~~,怎么会成这样?”
    “现今中游棋国民怨鼎沸,诸候誓要歼灭棋圣,但蛇无头不行,只需棋神登高一呼,必方
响应!”老叟说到“棋神”二字时故意放慢了语气。
    青年人似有所悟,深思良久,沉声道:“神、圣二人,本是棋神技高一筹,但如今棋圣既
已习得《九天玄女谱》,恐怕当今天下已无人能及……”
    老叟哈哈一笑,打断青年人的话:“九天玄女其人,不过是以讹传讹。此谱小老儿虽未亲
见,但想来无非是一棋艺卓绝者所撰,若那棋神编著一本棋谱问世,精妙必不下此书!而棋道
达至某种境界时,高手对弈的胜负机率,棋艺最多只占两成,天时人和却占足八成!”
    青年人忙问:“此话何解?”
    老叟拈须微笑:“据闻神、圣二人曾联手杀败棋魔,而棋魔位居四大高手之魁,绝非浪得
虚名,阁下可知个中三味?”
     青年人想一了下答:“听闻棋神关键时刻一子妙出,力挽狂澜。”
    “非也!行棋之妙,无外乎棋艺高低,而此战尚未开盘,小老儿已知棋魔必败。”
    青年人失笑道:“晚生愿闻高教。”
    “棋魔对弈,胜的是对方首级,如此心中必狭窄龌龊,棋神对弈,弈的是天下太平,如此
行棋之时必有气吞山河之势!此为天时。棋魔盘下冤魂无数,行棋必惧输,如此便顿生如踏薄
冰之寒,棋神为正义而弈,心胸必坦然磊落,行棋必挟有必胜之信念,即为人和。天时人和俱
为棋神所得,棋魔焉有不败之理?”
    青年人大惊失色,“晚生有眼不识泰山,听老丈言谈如此精辟,想来必是弈海高人,未请
教……”
    老叟摇手止住青年人的问:“小老儿俗名久以忘记,阁下莫再追问。”
    青年人强作一笑,“恭敬不如从命!以老丈看,神、圣二人若再度交锋,结局如何?”
    老叟含笑道:“邪——不胜正!”

    棋圣友好的一笑:“神君驾到,有失远迎,望恕罪。”
    棋神淡淡道:“一别多日,圣兄别来无恙?”
    “托神君的福,小弟一向吃的饱,睡的香。”
    棋神冷冷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圣兄嗜血成性,草菅人命,倒吃好睡香,佩服,佩
服!”
    棋圣讥笑道:“物竞天争,弱肉强食,要怪,只能怪那些人学艺不精。”
    棋神失望的摇摇头,退后一步盯着棋圣道:“你变了,你忘了你以前所言吗?”
    棋圣轻笑:“此一时,彼一时。非天下奉一人,而一人奉天下之论不过是当时劝神君承让
帝位的一个伎俩。”
    不等棋神开口,棋圣又接道:“神君有所不知,对弈不过是游戏之举,虽乐在其中,但久
弈寡而无味。若以命相赌而弈之,则可充分发挥出棋手的潜智慧,棋局亦诡谲壮丽,实妙不可
言!弈后再眼观对方哭天无路,任由宰割,嘿嘿,那才不枉了对弈之思苦。”
    棋神看着棋圣面上露出的陶醉表情,厌恶的一哼:“圣兄之论,在下不敢苟同。”
    “哈哈,冥顽不灵。神君既不是来与弟同享血腥之乐,那必是要与弟放手一搏了?”
    棋神凛然道:“往日圣兄为苍生请命,乞我一败,今日在下亦为苍生请命,乞圣兄放下屠
刀!”
    棋圣抬首向天,森然道:“箭在舞,如风中断弦!岂甘沉沦之道?”
    棋神黯然道:“追忆圣兄之言,不再如凤凰涅槃,直悔得我肝肠寸断!”
    “请赐招!”
    “请!”

    苍天如墨,红日渐渐衰老,秋风匆忙的走过大地,落叶瞬间如乱鸦穿空。
    一个黑衣青年人疲惫的行走在荒凉的秋意中,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 作者:雅乐净土★傲兰 | 更新时间:2003-04-14 | 浏览次数:20286次 ]


杂志首发文章版权归 雅乐净土★傲兰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共同拥有
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文章出处为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或 http://www.dpxq.com 均可]

-=> 杂志镜像:镜像一
-=> 版权信息 [网站地图 联系QQ:88081492 QQ群:75115383 淘宝:hldcg 电话:13898991761 微博=微信公众号:东萍象棋网 银行汇款卡号]
本站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和东萍象棋网共同拥有,文章可自由转载,特别声明的除外,转载文章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中国象棋专业网站 Copyright 2004 东萍象棋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 辽ICP备1100988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