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首页 | 第1期 | 第2期 | 第3期 | 第4期 | 第5期 | 第6期 | 第7期 | 第8期 | 第9期 | 第10期 | 第11期 | 第12期 | 第13期 | 第14期
棋谱仓库VIP会员+弈天黄金会员120元
注意:二合一卡为充值卡≠用户名,需要在弈天客户端和本站棋谱仓库分别登陆后充值
首页 | 棋谱仓库 | 棋谱下载 | 动态棋盘 | 象棋赛事 | 象棋新闻 | 象棋视频 | 象棋图片 | 等级分表 | 棋手资料 | 东萍商城 | 直播室
-=> 公告信息
-=>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东萍商城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 第三期
-=> 本期文章
棋 神
网络实战开局分析(二)
象甲联赛特别报道(沈黑之战)
棋的境界
天尊对抗,激情碰撞
一场弃子与反弃子的对攻战
草船借箭的一场闪电战
一波三折象甲赛,力挽狂澜建奇功
锵锵三人行之华山斗剑(二)
品味弈天
Xie Xie 人机合一的自言自语
浣纱荡尽英雄志,美人一笑就出刀
好梦成真
侠逊故乡行
网络实战中残局欣赏
十帮赛一盘棋点评
棋 魂
问世间棋为何物
笑话
棋缘猜想
华山仙踪
《棋舞风尘》之小卫之死(二)
棋手乐乐的声色世界
画乡“弈”事
理想与现实的随感随想
迟到的“炮”
流逝
从莎玫的出走看社团管理
本期制作人员
低头“车”
象棋之大话西游版(爆笑)
象棋史话——哭棋神童
马炮士象全例胜马士象全
青春路象棋情之暂露头角
象棋之“象”字起源初探
棋 乡
文心的故事
我最难忘的一次比赛
车炮妙用之海底捞月(一)
杀人成性七律自选集
楚汉风云
任云排局专栏
网络实战攻杀妙手
谜语
锵锵三人行之华山斗剑(三)
棋 手
平地一声雷,激起桃花万层浪!
瓦镇棋王
-=> 快速链接
【茶馆夜话】瓦镇棋王                          ◇文『小雨春天』

瓦镇棋王

[ 作者:小雨春天 | 更新时间:2004-02-16 | 浏览次数:15724次 ]


    瓦镇,棋王丁大年四十三岁那年,他的第二任妻子带着他唯一的儿子终于离家出走。他放
荡落魄的日子又终于到来。苍白的瘦脸,加上内心的绞痛,使他的情绪和行为同时蹒跚了。他
累了,一夜之间白发又增添了许多。在这段时日,只有他的嗜好——象棋,像一座破落的寺
庙,仍然容纳他凄绝的不幸的逃亡。他对妻子感情颇深,但对她的离去,亦是无法挽留,残酷
的生活物欲面前,他深深自愧。“老螯三鞭嘶更断,玉人离去家成残。”满怀着对妻子爱意煎
骨,一杯浊酒裂喉中。

    在瓦镇,丁大年的棋艺居坐第一把交椅。自三十岁成名以来,与瓦镇人民全盘对弈不管先
后手未曾有过一败。由此,棋王名号逐渐传开。丁大年的棋艺稳中带狠,中残功夫老到。他细
研的后手单提马横车抵抗中炮,在六、七十年代,曾代瓦镇抵抗周围临近高手的冲击,经受住
风雨的考验,至今依旧屹立不倒,人称铁钉年。丁大年每逢下棋必猛抽烟,一盘棋下来一两包
被抽掉是常事,又喜用烟喷击对手面上,在口语上爱占点小便宜,输棋败势时频频长考,更严
重额前大汗滚滚落,赢棋奏凯歌时哼起小调,此行为颇为恶劣,但棋艺上却无人奈何他得。

    丁大年在瓦镇持棋自傲,平时居高临下。听他人说,有一自南洋归乡后的棋王谢侠逊,遐
尔闻名,就居住在离瓦镇不远的腾蛟,于是起了慕名一会之心。当他经人指路来到谢之居地,
当时谢意气风发,正把另一当地名手斩落马下。丁报名欲战之,谢未闻丁之名,以为是无名之
辈,遂从家中拿出一大棋盘,摸着当中的红帅说:“此帅我已用钉子钉死,我就让你老帅不
动,并给你先走棋。”丁当场红了脸面,想推辞又话不出口,接着愤然离座而去。谢丁之战,
遗憾未能得逞。

    丁大年平时除了下棋外,还好赌,尤其爱赌小花会。(小花会流传于浙南闽东一带,至今
仍有人设此赌局。该赌局共有十二名格子,横四竖三,分别记着“吉品、太平、银玉、万金、
井利、合同、正顺、青元、志高、上招、占魁、元贵”除了一张明签外,还有十一名在暗,压
中一赔九。)丁自诩聪明,二十岁那年有一回赌花会,喜欢看宝官作签,自己再细思量琢磨,
有一回好象得神助,下重注压了,并亲自开筒,口中大声喊着:“万金”,结果一开果然是万
金,那一注赔下来他一年也吃不完,为了感谢命运的灵验,那次他还向南方磕了三个响头。从
此他就迷上了这个,不过十赌九骗,久赌必输,长期下去他就受不了,平时家里有点积蓄,因
赌弄得食不裹腹,甚至连买烟的钱都腾不出来,在其妻子离家出走后,只能上街摆江湖残棋度
日。

    丁大年走江湖也有十几年的历史,他对自己的棋艺颇为自负桀傲,他的苦于生存的本能,
又将自己才华演绎为一些诡谲与阴冷,他就是这样的矛盾混合体。他觉得江湖残局虽然隐晦精
妙,但只要懂了全盘着法就转不动了,这一点远远不如下全盘来得细微波澜变化万千。某日,
丁在杨府庙会上摆棋,在他的旁边也有一个中年汉子在摆棋,而且还有几局是他以往没看见过
的江湖棋局,他暗暗惊讶,凭借自己多年走江湖的阅历和收藏的谱子,竟然没有见过。于是便
和那位中年汉子攀谈起来,才了解到那几局他没见过的残局竟然是那位中年汉子自己研究出来
的,当时心中悲叹,我的残棋造诣远远比不上他啊!从相识到相知,于是他们又下起全盘,丁
以为摆残棋的满盘功夫一定平平,谁知道他越下越心惊,他后手三连败,先手二和一败,没赢
过一盘。遂问起中年汉子的名字,那位中年汉子自称为“开棋”,丁年龄虽比开棋大,但称开
棋为兄,对他的棋艺可是全身心佩服。开棋,实乃温州名手周剑雄。

    65岁那年,丁大年终于跑不动了,回到了瓦镇郊区的一个山村,住进他那低矮的二层青砖
房,足不出户。晚年,他卧病榻上,脸容枯黄,面目全非。他一边咳嗽一边摆着棋子,他觉得
象棋是他的影子和鞭子,丢掉了鞭子,才觉得轻松多了。

    可是,象棋,除了一些天生的或人为的爱者以外,在社会狭长的柜台上,还有其他灼热的
价值么?窗外的雪花成片成片地漫天乱舞,象戏的思维依旧运转着,他的心脏却渐渐地停止了
跳动。他的名声仅在一些熟谙于他的人流中,比如说当地或临近的棋艺名宿才知道。对于其他
人来说,他显得那么地陌生平常以至畏琐。烛光在他的尸体面前,嗖嗖地跳跃着,它永远烫
手,亦不为一个已死的人降低温度。这就是火焰的威力。删除最辛酸的部分,即使在霜花里,
看到日子的单薄洁白,乃至对我这个后来者来说,寒冷依旧低估了我们的耐力!我不准备去估
算,丁大年他有多少民间价值所在。他毕竟与一件东西偕老,同时挑战了死亡。他被大家都称
为棋王。我不希冀我以上的文字犹如炭火,使他这块久远的生铁能够红起来。我只想告诉大
家,在我们民间,即使是偏远的小镇,象艺的土壤并非贫瘠,并非出色的人种罕少。千山万
壑,流水潺潺,更有本质莫测的金属同样忍不住发出逼人的锋芒来!这就是象棋的魅力,这就
是艺术的透明,在任何的大地同样回音绵绵……

[ 作者:小雨春天 | 更新时间:2004-02-16 | 浏览次数:15724次 ]


杂志首发文章版权归 小雨春天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共同拥有
转载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文章出处为 东萍象棋网络杂志 或 http://www.dpxq.com 均可]

-=> 杂志镜像:镜像一
-=> 版权信息 [网站地图 联系QQ:88081492 QQ群:75115383 淘宝:hldcg 电话:13898991761 微博=微信公众号:东萍象棋网 银行汇款卡号]
本站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和东萍象棋网共同拥有,文章可自由转载,特别声明的除外,转载文章时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中国象棋专业网站 Copyright 2004 东萍象棋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权利 辽ICP备11009884号